豪赌“最后的学区房”

搜狐焦点宿迁站 2020-05-18 09:37:49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来源: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16日电 北京西城区入学新政实施已有半月,搅动一池春水。有心急的购房家长半小时内定下上千万的学区房,有房主赶在最后一波疯狂前匆忙下车。前面几个月几乎颗粒无收的中介,在“迎来送往”中迎来了迟到的春风。 买家:看完房不到半小时就开始转定金 4月30日,西城区公

来源:中新经纬

 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16日电 北京西城区入学新政实施已有半月,搅动一池春水。有心急的购房家长半小时内定下上千万的学区房,有房主赶在最后一波疯狂前匆忙下车。前面几个月几乎颗粒无收的中介,在“迎来送往”中迎来了迟到的春风。

  买家:看完房不到半小时就开始转定金

  4月30日,西城区公布了2020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的实施意见。其中提出,自2020年7月31日后,西城区购房并取得房屋产权证书的家庭适龄子女申请入小学时,不再对应登记入学划片学校,全部以多校划片方式在学区或相邻学区内入学。这一政策也被坊间称为“430新政”。按照这一政策,如果赶在今年7月31日前取得产权落完户口还能锁定名校。

  “我们得争取在7月31日之前把户口落进来,如果算上整个贷款流程的话,时间窗口实际上只有一个多月了。”430新政出台后,李佳下定决心买下西城区金融街片区的一套学区房。

  金融街片区和德胜片区都属于西城区抢手区域,被家长戏称为“站在学区房鄙视链顶端”,片区内有实验二小、宏庙小学等知名牛小。

  李佳的孩子今年3岁,原计划走单位福利政策保障上小学的他去年下半年了解到,政策保障入学的名额十分有限,还是买学区房“来的靠谱”。原本计划慢慢看房慢慢挑的他先是被疫情打乱了节奏,等到疫情缓解下来,西城区出台的一纸学区房新政彻底打乱了他的原计划。

  在五一期间,李佳约上中介,在看了五六套房后就迅速给其中一套的卖家交了定金。这套对口西城区牛小实验二小的房子面积仅60平米出头,单价高达18万,总价近1200万元。

  “从来没想过,一个一千多万的决定可以来得如此之快,可能差不多半小时就开始打开手机app给之前的业主转账了,快得我都感觉太草率了。”李佳和爱人都属于工薪阶层,用他的话来说,“平常在菜市场买个菜都得砍半天价”。

  1000多万的房子长什么样呢?据李佳描述,小区里毫无绿化可言,楼道里堆满了落灰的自行车,厨房和卫生间一看就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装修,至于客厅和餐厅都是不存在的,一间稍大的卧室分担了部分客厅和餐厅的功能。去看房的时候,之前的业主一家四口人白天都挤在卧室里活动。

  而他们此前的房子是结婚时买的,刚精装修完住了不到两年,“之前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,装了新风系统,厨房里装了洗碗机、垃圾粉碎机,卫生间里用智能马桶盖,平常扫地都是用扫地机器人,可以说生活质量还是比较高的。”

  为了孩子的教育,牺牲掉现在的生活质量,到底值得吗?李佳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一切为了孩子,当然值得,做了父母你就知道了,你肯定会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把最好的给他。”

  至于以后会不会跌,李佳说现在来不及考虑这么多。“这个就是一场豪赌,赌赢了赚点钱,赌输了大不了亏点。但是,至少孩子上学有保障了不是吗?”

  中介:一月卖出两套学区房,半月抵半年

  和李佳抱有同样想法的家长不在少数。房产研究机构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,5月前13天,北京二手房日均成交量相比4月日均增加42.4%,相比去年5月日均增加86%。

  在金融街片区某大型房地产中介工作了近四年的陈曦(化名)告诉中新经纬记者,近两周仅金融街片区近期成交就超过80套,而以往在学区房买卖火爆的三四月,一个月也就是30-40套的成交量。

  “430新政出来以后,我们整个五一期间都没休息,从早到晚都在带客户看房,有时一天成交就有十几套。”据陈曦回忆,以往三四月份才是学区房成交的小高峰。今年受疫情影响,开学时间推迟,再加上430新政一出,五一就变得异常火爆了。

  据他观察,大约有一半的买家选择了全款购房。“全款的话整个流程20多个工作日能走完,如果贷款的话需要一个半月以上,而且现在交易量大,有些环节就会拖上几天。”

  五一假期里,陈曦“收获颇丰”。“刚帮业主卖了两套学区房,一套宏庙小学的,一套实验二小的。之前有时候半年也就卖两套。”他所说的宏庙小学有宇宙第一小学之称,再加上有直升实验中学和北京八中的优势,一直以来备受西城区家长追捧。

  丰汇园小区和宏汇园小区是距离宏庙小学较近的学区房。中新经纬记者在链家APP上看到,两居室的单价基本上在18万元以上,三居室单价稍便宜,而一居室的房源则较少。

  “一居室的房源是最抢手的,单价基本上在24万左右,价格太高就不在外网展示了,而且基本上一上来就被卖掉了,秒光!”陈曦发来的一张内网房源截图显示,宏汇园一套42.3平的一居室单价超过24万,总价在1020万元。

  据陈曦介绍,一般买一居室的家长都只为占个学位,不会入住而是选择出租给租客。“你算算啊,这一居室一个月租到1万是没问题,过几年孩子上学了又能卖出去,还能涨点,是不是一笔划算的生意?”

  卖家:有人趁机下车,有人准备观望

  对于陈曦的观点,王璞是“部分赞同”的。“以前买肯定是划算的,新政以后很难说。”

  早在2016年王璞就在金融街片区购置了一套两居室的学区房,当时的单价刚过13万,总价约为700万元,而如今这里已经涨到了18万多一平。

  今年春节过后,王璞的租客租约到期,王璞便没有再租出去。“我之前看其他区都陆续出台了多校划片的政策,心想着西城区也快了,又加上手头需要用钱,就想着先把房子挂出去慢慢卖。”

  430新政后,王璞的心理价位甚至还降低了些。“现在就准备赶紧卖出去,钱到手里就踏实了。”

  陈曦也向中新经纬记者透露,除了部分特别抢手的一居室外,附近的学区房价格基本和前期持平,而且由于部分业主都抱有早点出手的心理,谈价空间甚至比之前还大了一些。

  据王璞计算,刨掉其他七七八八的费用,按18万的价格出手,这套房子给她带来的盈利大约在200万。“这个收益率完全秒杀市面上大部分理财产品了,更别说我家娃还在这上了学。”

  而对于另一些买了西城区稍次学区房家长来说,他们期待着多校划片政策带来的“削峰填谷”效应。据了解,此前东城区实施多校划片以后,一线学区房价格略有回调,而二线学区房则有所上涨。

  购买了实验二小受水河分校学区房的朱青便准备在7月31日后再看看机会。“当时买这个房子就是冲着有一天能出台多校划片政策买的,多校划片以后,我们这也有可能上本部,价格多少都会涨一点吧!”

  据了解,当时朱青购买时的单价为14万元一平,相比实验二小本部对应的学区房便宜约4万元左右。

  和李佳一样,朱青也认为买学区房就是一场“豪赌”。“除了赌政策赌市场以外,其实更多赌的是,学区房能培养出一个所谓的牛娃来。但如果你真的指望买一套学区房就能万事大吉,那么,从一开始你就输了。”(中新经纬APP)

(责任编辑:佟明彪)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